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郭贵成
劳动服的时尚和“的确良”衬衫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林区,知青生活相对还是简朴的。仅以着装为例,“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衣服新旧无所谓,只要干净就好。
      一般人家子女的装束,大都是洗得发白的劳动服,似乎那就是参加工作的象征。我和爱人当年结婚登记时,都是穿着劳动服去的。登完记回来岳母问:“登记的新人还有穿你们这样衣裳的吗?”言外之意是嫌我们没换身光鲜体面的装束。但是我们并不在意,反倒觉得穿劳动服很时尚。
      当时大家都不愿穿新发的劳动服,愿意穿那种经过多遍水洗、已经发白、半新不旧的劳动服。而我就用新发的劳动服跟人家换半新半旧的衣服,觉得劳动服洗得越白越能展示工作资历似的。后来,渐渐有追求时尚的知识青年,开始讲究“吊腿裤子、模压鞋、尼龙袜子露半截”。色调上,有了“一等人一身黑,二等人一身灰,三等穿着大杂烩”之说。倘若黑色上衣能配一排铜扣或是军扣,那是绝对值得显摆的。再后来时兴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海军衫和有着四个兜的绿军装,也是一般知青可望不可求的。
      随着国家轻工业的发展,“的确良”、“晴纶”等化工纺织品相继问世。但林区知青要想赶时兴、想买上一件 “的确良”衬衫和一套“晴纶”线衣裤,也是非常奢侈的。知青队就曾有一位上班多年的姐姐,看到了自己闺蜜托人从外地捎来一件碎花图案的“的确良”衬衫,摸着手感好、穿着极凉爽、看着又心旷神怡。于是,她决定回家与爹娘商量买一件。晚饭时,这位姐姐当着爹娘的面,胆怯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老爹当即放下饭碗不吃饭了,绷着脸、不吭声,一夜无话。老娘看这架势,虽然也心疼女儿,想满足她的意愿,但看老伴的表情,她岂敢随便言语?这位姐姐本想第二天再商量,谁料想,第二天,她老爹上来了“老山东”的倔犟脾气,到仓房翻出大冬天的厚重黑板羊皮袄,穿在身上扎上小绳出门了。在平常都热出一身汗的“三伏”天,开始大步流星地走街串巷,边走边吆喝:“你们谁还要穿‘的确良’衣服,我看我‘三伏’天穿皮袄能热死不!”一边说着,一边捶胸顿足地走着,任谁劝都无济于事。最后还是这位姐姐哭着说再也不要“的确良”衬衫,并跪求他老人家回家才算了事。
      按理说,这位姐姐的要求并不过份,可是对于当时家中人口多、收入低的人家,许多正当生活需求都以满足。相对来说,我拥有那身“晴纶”衣、裤可就是一件幸运的事啦!
      当初我压根就没敢奢望买这身衣裤。因为,我不想让家里人添堵烦心,不想让老人们为难。可在学校任校工的老爸开通得很,他不想让任知青大队团书记、大棚技术员的儿子在穿着上太寒酸、逊色,不能因为家庭条件影响儿子的外在形象。所以,在我不知情的时候,就找人给捎回来一套粉红色的“晴纶”线衣、裤,这让我喜形于色。起初干活时我并不舍得穿,晚饭后才舍得单穿那件线衣出去和知青们聚会闲聊。
      后来,每天清晨起来,我都要穿那身衣裤跑上两公里,做一遍第二套广播体操才回家。当时自己也没觉得张扬,直到有一次团支部活动结束后,国栋非让我去他家玩,到他家刚坐下,他就迫不及待地拉着他老妈,要她老人家看我穿的这件线衣漂不漂亮,还让我站起来像模特似地走一圈。他老妈当时就明白了儿子的心思,尽管家庭经济困难,也答应开工资就给他买。当他也穿上一件这样的线衣的时候,我向他竖起拇指,他做了一个“V”字收拾,那时,这样一身衣服,就让他心花怒放了。
      总之,这劳动服和“的确良”衬衫的故事,诉说了知青时代的酸甜与苦辣,张扬了那个时代的青春与热情。 (十)

上一篇:郑成功有支黑人洋枪队:曾劝降部分荷军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