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郭贵成
      难忘那年“豆腐香”
      哈达知青队育苗温室正房是半地下结构,休息室门向东,豆腐坊厢房门向西,两门间隔七八米的距离。因做豆腐和育秧苗都离不开水,故而都挨着井房子。
      做豆腐的桂玲姐比我大两岁,是我们上一届的知青。她勤奋善良,宽以待人,大家对她极有好感。我和桂玲姐有个共同的天赋,就是爹妈都给了我们一副好嗓子。
      平时,我常常用歌声来排解郁闷,听到我那高亢的男高音,桂玲姐从不吝啬自己的掌声和赞美。桂玲姐也时常边做豆腐边唱歌,她的歌声极赋磁性,而且字正腔圆颇有关牧村的潜质。
      豆腐坊与井房子仅一墙之隔,井房子里有一眼土井,井口架着一盘辘轳,井口较大,一汪井水深不可测,看起来挺吓人的。而且,提水还是力气活,因此,我们温室储水时,经常也会捎带着把豆腐坊的水缸蓄满。
      做豆腐看似一门手艺活,实则辛苦得很,每天都是汗水洗面。首先要选豆,然后浸泡一夜,第二天很早就得起床去“马号”牵出“小磨官”(一匹小马)套上套包、扣上枷板、挂上磨杠、蒙住马眼,让马儿围着磨盘旋转着磨豆浆。
      磨出的一桶桶豆浆被倒进大锅,待锅内装满,便要开始煮豆浆。这煮豆浆看似简单,却有很多“说道儿”,火慢了一时半会煮不熟,火急了豆浆还没开锅就糊底子了,而且一眼看不到,豆浆就会煮沸溢满锅台。记得桂玲姐有个防止溢锅的绝活,就是在豆浆沸起时点些豆油,就不会溢出了。
      豆浆煮好后,便开始过包,反复挤豆包不仅是个力气活,也同样要懂得技术要领,不得要领即使忙活出一头汗也挤不出一滴豆汁。一锅豆浆过完包,就要开始用卤水点豆腐了,这更是一个关键点,卤水用少了,压出的豆腐成型差、愿意粘,用多了,豆腐就老了,口感不好,因此点卤水是个至关重要的环节。点完卤水要在豆浆缸里闷一定的时辰,好让豆浆成脑,然后就要在滤水、压豆腐的木制模框里,铺上厚沙布制作的包布,遮好四边,便可以用“提瓢”把豆腐脑入包。豆腐脑入包时还要目测均匀度,因为,制作时是一缸脑出两板豆腐,不均匀就会在出售时有争议。
       入包后便开始滤水,水滤的差不多时,开始裹豆腐包,把豆腐脑包裹好上板、压石头,压到一定时间打开紧一次包再压,直到把豆腐脑压成固体状。搬掉石头,掀开压板,把裹在上边的豆腐包四角抖开,换一个比压板大的方板直接放在原来压豆腐的位置,通过翻豆腐板使豆腐的上板成为豆腐的底板。这时的翻豆腐板也很关键,既要有臂力翻得动,又要灵活敏捷,更要确保万无一失。翻不好豆腐板,这板豆腐就有“报销”的可能,翻好了以后撤去滤水框和豆腐包,大豆腐就做成啦!
      一大板豆腐在桂玲姐的“尺板”和“豆腐刀”的飞快移动下,就变成了81块大小一致的豆腐块。这时便可以分拣到各单位排好的豆腐桶里,除去机关食堂及小队用量以外,剩余的便可零售给职工家属,就连豆腐渣都被饲养户买走,从无存货。
      桂玲姐做出的豆腐块大、白嫩,口感细腻软糯,豆香味十足,在当时没有冷藏设备的条件下,放置时间稍长些也不易酸腐。(九)

上一篇:索伦部与森林茶道(五)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