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王宇新
    五、从史料记载看森林茶道的形成及线路
    清代,呼伦贝尔归属索伦总管衙门和黑龙江将军府,茶商去呼伦贝尔必须先到齐齐哈尔衙门报备,在春季,齐齐哈尔又有当时黑龙江最大的贸易集市——楚勒罕盛会。从齐齐哈尔出发进入大兴安岭密林深处,必须有道路和补给地、休息地,而索伦部居住地及十台驿站通道为森林茶道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冬季,草原道路被大雪覆盖,茶商不仅要面临无遮挡的凛冽寒风,还很容易迷路。而走森林,茂密的森林不仅能阻挡住寒风,索伦部落的猎民也能成为向导,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从齐齐哈尔至黑山头的森林茶道。
     1、呼伦贝尔的设治驻防。雍正五年(1727年),清政府勘界完成,并沿额尔古纳河右岸,设置十二处卡伦常年驻守,呼伦贝尔遂成与俄接壤的敏感地带和边防重镇。
    雍正十年(1732年),黑龙江将军卓尔海,奏准以“扎拉木台河与海拉尔河汇流之处,土地肥沃,可耕地、建城”,又“北与俄境额尔古纳河相近,西南与喀尔喀蒙古毗邻”,设治驻防。随后,相继从布特哈移入索伦(鄂温克)1636人,达呼尔(达斡尔)730人,巴尔虎275人,鄂伦春359人,及家室老幼随迁,编为驻防八旗;并划左、右两翼节制,任命达巴哈、博尔本查二总管,“按制铸造关防,发给总管掌印,并设笔帖式两名。”
     而卓尔海最初相度的扎拉木台河与海拉尔河汇合口地方,即今海拉尔区哈克镇扎罗木得村,经过一、二年“试之耕种”,发现这一带有霜降过早、有碍收成之弊,于是“再行呈请建城”,最后选定伊敏河、海拉尔河汇合口,左岸开阔地破土动工。城竣,以地近呼伦池、贝尔池,因名“呼伦布雨尔”,即呼伦贝尔城、呼伦城;又以城濒海拉尔(海兰儿)河,转称海拉尔城。《呼伦贝尔志略》:“城周四里余,就商户市房为围,垣缺处间筑土障,高丈许。”此即最早的呼伦贝尔驻防城。“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建南北二门,起砖楼于其上,街心建有中门一座,东、西二门,初以木栅为之”。
    清廷对额尔古纳河一线边防甚重,雍正十二年(1734年)以后,先后派出多名内大臣主政呼伦贝尔。《清实录》记:“闻管辖呼伦贝尔地方居住索伦、达呼尔兵丁之博尔本查、达巴哈,并不和衷共事,不可不派大臣总统,著护军统领博第前往。”在博第之后,又有永福、哈达哈先后莅呼伦贝尔履职总管;以及乾隆二年“设赏赛楞额副都统衔,往任其事”;云云。并自乾隆二年起,相应设副都统衔总管一员、总管五员、副总管八员(顾及不同民族等分)。这种打破东北副都统常例,专设总管,其初衷是为了赋予总管更多的权限,以强化“呼伦贝尔地方毗连俄罗斯”军政一体管理。如此,以副都统衔总管主政呼伦贝尔,延续很长一段时间。
      2、索伦部居住地。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设布特哈总管府于宜卧奇屯(莫旗尼尔基镇北),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三族虽然隶属于布特哈总管府,但还是保留了自己民族的独立性,按照自己民族的生产方式生活在大兴安岭密林深处,而这也构成森林茶道的基础。
    达斡尔居住地。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清廷抽调500名达斡尔族官兵到黑龙江北额苏里地方,为参加雅克萨战争的清军种地贮粮,战后留黑龙江城驻防。二十七到二十九年(1688~1690年),两次抽调达斡尔、鄂温克1420名官兵修筑、驻防墨尔根城。三十年(1691年),调布特哈八旗12个佐达斡尔族官兵迁徙齐齐哈尔城。雍正十年(1732年),抽调布特哈地区3000名官兵驻防呼伦贝尔,其中达斡尔族官兵730名。十二年(1734年)到道光年间,三次调遣达斡尔族官兵驻防呼兰城。这样,黑龙江八城中,除通肯、兴安二城之外,其他六城均有达斡尔族官兵驻守。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清廷还调遣500名达斡尔族官兵携带家属远赴新疆伊犁地区戍守边疆。经过多次调遣,达斡尔族被分散到布特哈、齐齐哈尔、瑷珲、墨尔根、呼伦贝尔、呼兰、新疆等地,形成了大分散小聚居的局面。
    鄂温克居住地。清朝将鄂温克族迁到大兴安岭嫩江各支流(甘河、诺敏河、阿伦河、济心河、雅鲁河、纳莫尔河等)流域居住。这是“布特哈打牲部”之一,共分5个“阿巴”(即围猎场)。1872年,清朝从布特哈地区抽调1600多名鄂温克族兵丁,携带家属迁至呼伦贝尔草原,驻守边防。其后代即现在居于鄂温克族自治县的鄂温克族。
    鄂伦春居住地。同治七年(1871年),清政府为加强北方各民族的管辖,按照鄂伦春族居住的各河流,分设了五路八佐,即:库玛尔路,管辖居住在呼玛尔河流域的鄂伦春人,下设三佐。阿里路,管辖居住在阿里河流域的鄂伦春人,下设一佐。多普库尔路,管辖居住在多普库尔河流域的鄂伦春人,下设一佐。托河路,管辖居住在托河流域的鄂伦春人,下设一佐。毕拉尔路,管辖居住在毕拉尔河流的鄂伦春人,下设两佐。阿里、多普库尔路,下设一个镶红旗,也分头佐和二佐。阿里、多普库尔路,下设一个镶红旗,也分头佐和二佐。阿里、多普库尔路属墨尔根副都统管辖。托河路,下设一个镶蓝旗,也分头佐和二佐。托河路属呼伦贝尔城副都统管辖。清政府管理鄂伦春族的路佐组织,到民国时期和日伪统治时期仍继续沿用,只是上属关系有所改变,如四路中的库玛尔路、毕拉尔路和阿里、多普库尔路属黑龙江省旗务科管辖,而托河路则由海拉尔蒙古衙门管辖。
    3、设立十台驿站通道。雅克萨战争以后年代,特别自雍正五年(1727年)例行沿边坐卡以后,巡边向以为常,形成一条出齐齐哈尔城,经达呼店镇,沿阿伦河、海拉尔河,通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巡官道”。1732年8月,清政府沿巡官道设置十台,完成驿传布线,十台地名记载于《盛京通志·驿站》。清代驿制,内蒙古及吉林、黑龙江偏远地方,盖以台称谓,其统属、规制、功能与驿站相同。十台布线相沿近百年,台丁由齐齐哈尔、布特哈、呼伦贝尔拨兵值守。雍正十二年(1732年),又由博尔多驻军拨兵值守。道光六年(1826年),以通讯、运脚日繁,在原十台基础上增设七台,合为十七台,凡八百七十二里而至呼伦贝尔城。驿道在巩固东北边防,促进边疆和民族的开发和经济文化的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
    此线从齐齐哈尔发出,沿阿伦河向北延伸,至第八台巴林台,即今牙克石市巴林镇,这条线路,大多数与滨洲线齐齐哈尔至海拉尔段重合,部分火车站就是驿路台站旧址。
    初设十台,以索伦、达呼尔兵丁内,挑取无牲畜者六十名,免其缴纳貂皮,充为六台。又于呼伦贝尔兵丁内挑取四十名,充为四台。“每丁赏马二匹,乳牛二只,永远坐台当差,每马折银六两,牛五两,自行购买,每台给车十辆。”
    黑龙江将军驻地为齐齐哈尔城卜奎站,又名卜奎村、西站,今齐齐哈尔市建华区西二道街鑫海家园小区西北隅,原同信胡同、暴家胡同交叉口。站用水井一直保留至上世纪七十年代。自卜奎站西渡嫩江,北行百里至希尔忒台。头台为希尔忒台,又记作西勒图、锡尔特,今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瑞廷乡长安村西里吐自然屯。又八十五里至二台。二台为噶齐克台,又记作噶七起,今齐齐哈尔市甘南县甘南镇刘家店村,音河右岸。又七十里至三台。三台为蒙古乌尔杵克台又记作蒙古乌尔楚克,今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阿荣旗音河达斡尔鄂温克民族乡。又七十里至四台。四台为赫厄昂阿台 又记作额赫昂阿,今呼伦贝尔-扎兰屯市达斡尔乡孔家沟村。又六十五里至五台。五台为巴林台,今内蒙古呼伦贝尔-牙克石市巴林镇。又七十五里至六台。六台为雅尔博克托台 又称延博霍托,今牙克石市博克图镇。又八十里至七台。七台为和洛起台 又称霍洛奇、和罗奇、呼尔格勒依,《清史稿》记“呼耳各特伊”,今牙克石市乌奴尔镇哈拉沟村-哈拉沟火车站。又七十里至八台。八台为乌诺里台 又称乌苏里,即们都克依,今牙克石市免渡河镇。又六十五里至九台。九台为札敦昂阿台 又记作札敦必喇雅克萨台,今牙克石市牙克石镇。又八十里至十台。十台为几拉木台,又记作济拉嘛泰、济玛尔沁台,今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哈克镇扎罗木得村-扎罗木得火车站。自几拉木台一百一十二里至呼伦城。终点是总管大臣驻地呼伦贝尔城,今海拉尔区正阳街古城遗址。
    4、森林茶道的线路。综上所诉,茶商在森林茶道,沿着索伦部驻扎地、聚集地及十台驿站行走,去时运输茶叶,回时购买毛皮。当时,达斡尔部落在莫力达瓦地区已经开始同时采用农耕、渔猎混合生产方式,商人在此可以继续补充粮食,在茶道两边居住的鄂温克、鄂伦春部落可提供向导和肉食。在回程时,茶商们又可购买鄂伦春、鄂温克部落的砖茶、盐巴及生活用品。
    按照当时史料记载的十台驿站通道、索伦部落的聚集地和现在达斡尔、鄂伦春、鄂温克三个民族在大兴安岭的居住地点分析,森林茶道应该有四个线路:
    线路一:齐齐哈尔——尼尔基——阿里河——甘河——克一河——伊图里河——图里河——赵家店——黑山头
    线路二:齐齐哈尔——尼尔基——毕拉河(诺敏镇)——托扎敏乡——克一河——伊图里河——图里河——赵家店——黑山头
    线路三:齐齐哈尔——尼尔基——毕拉河(诺敏镇)——托扎敏乡——库都尔——乌尔旗汉——牙克石——海拉尔——黑山头
    路线四:齐齐哈尔—阿荣旗音河达斡尔鄂温克民族乡——扎兰屯市达斡尔乡孔家沟村——博克图——巴林——乌奴尔——牙克石——大雁——海拉尔——黑山头。(完) 

上一篇:家谱流传知多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