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郭贵成
采树籽趣事
      1979年9月,在采树籽时发生的两件事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一天,林场主任张忠喜找到我说:“贵成,有十几个刚毕业的中学生需要安排活儿,正好有采树籽任务要突击完成,你管理小年轻的有经验,准备一下,明天带队上山怎么样?”冲着主任“亲自安排、突击任务、管理青年”这三点,还有啥可犹豫的呢?于是,我欣然接受了这项任务。
      第二天一大早,林场调度室门前聚集了因淘气出名的韩立、林川等十多名小青年,还有听说上山采树籽有吃有住、不用爬树,坐在山坡就能采摘而非要跟着去的苑家四嫂、景华嫂子等6名女同志。我想“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人多任务完成得更快,我就答应了下来。就是让这些女同志单独住宿是个难题,想想,也一定会有办法的。
      20多人带着行囊一同驱敞车直奔目的地——机械七队。路上,这帮小青年在车上也是不消停,嘻笑打闹着,彰显着青春的朝气与活力。我和四嫂、景华嫂一路管着,终于平安抵达了目的地。
      尽管是秋天,心情也远不如春天那么惬意。但是看到帐篷的烟囱升起袅袅炊烟、泉水在帐篷外的沟壑间潺潺流淌、狍子在林中奔跑,听到满山落叶松、白桦的“黄金叶”被秋风吹落得沙沙作响、油锯在山坡欢唱,倒也着实让这些小青年兴奋。
      与七队队长照面以后,安顿了住处,将小青年居住帐篷隔开安顿了6位女同志。铺好行李以后,大家到伐区看了采集区的树籽情况,然后回到帐篷等待吃饭。饭前开了一个小会,集动员、安排、要求、提示于一体,主要是安全生产,确保人身安全。
      次日一大早,挂在帐篷外的拖拉机支动轮被敲响,这是开饭的“钟声”。睡梦中的小青年,起来洗洗脸,吃个馒头、喝碗粥,就着洗不去霉味的卜留克咸菜,一顿早餐草草结束了。大家又喝足了水,背上铝制的军用水壶,拿上麻袋,向昨天查看的采摘现场进发。
      这是采集树籽的第一天,我们一方面紧紧看护着这些人,防止进入采伐作业区。另一方面掐着时间,争取着产量。因为一天忙下来,我们根据采摘数量、跟踪伐木作业进度就能估算出完成任务的时间。
      一整天下来,也算有了一个“小丰收”。回来一检斤,少的有30多斤,几个女同志手快,都在50斤上下,最多的近60斤。检斤后,开小票、装袋、入库。
      大约在采摘一周后的一天中午,韩立跟几个小兄弟交头接耳的,像是有事。吃过午饭,四、五个人一同找我请假,说要回家取吃的、取手套。准假后,他们兴高采烈地回家了。
      后来,有人悄悄告诉我,这几个请假的小兄弟在采树籽时路过一山泉,看见流动的活水中浸泡着几个编织袋的鲜肉,分析当时的状况,绝对是小队的人猎获的“野味儿”,一时运不下去便浸在泉水中。被这几个人发现后,通过运材车捎回家,来了个“截胡”。
      这样的情况没有任何人声张,失事者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那年国庆节是在山上小队过的,就地休息一天。国庆节的头天晚上,九队现场员吉祥大哥邀我到七队下行八公里的机械九队去过节。盛情难却,加之闲得无聊,我便有了在七队、九队各过半天节的打算。
      第二天吃过午饭,安排完那些小兄弟们的娱乐活动,我便鞋底抹油——溜啦。不到一个小时,我来到了九队,吉祥大哥把我领到队部,兄弟相见,甚是愉悦。到了晚饭时间,厨房师傅做了八个菜,大家围着餐桌坐下,分别拿出自备的酒水。岁数大的老厨师喜欢二农场的“土烧”,林场主任景义兄拿来了精致的瓶装“竹叶青”,其它林场的木材专员国志兄拿了一瓶“肉冰烧”,吉祥哥拿出两瓶“青梅煮酒”,大有“煮酒论英雄”的架势,而不胜酒力的几位工人师傅选择喝啤酒。
      酒桌上,大家开始还很矜持,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也是开怀放量之际,使用小杯的改用了小碗,分三口喝的改成了一口闷,喝啤酒的也被推向前沿,一口就是一大碗。
      大家开始行酒令。岁数大的划拳,“哥俩好哇,五魁手啊”地喊着,年轻的就猜“杠子、老虎、小鸡、虫子”的游戏。赢了的开怀大笑,输了的闷头痛喝。总之,那顿酒喝得尽兴,喝得酣畅。
      一直喝到天黑,老师傅喊着要煮猪肉芹菜馅饺子时,十多个“酒蒙子”一致说:“不煮啦,煮了也不吃。”于是,我帮厨师用湿润的白布单盖上面案子上近300个水饺。
      曲终人散,酒尽醉归。吉祥哥给我找了个铺头,告诉我说:“你不许回去,明天吃完饺子,我们上山,你回七队。”
      我喝了杯水,回到铺位倒头便睡,当东方的空中泛起了鱼肚白,我被食堂厨师的话语声惊醒。原来昨晚摆放整整齐齐的一案子水饺一个都不见了,看食堂屋门还挂着,窗户玻璃严丝合缝,食堂外边的雪地里没有任何杂乱印迹,难道水饺会飞不成?
      因为大家早上还要出工,厨师赶紧焖了一锅米饭,炖了一锅白菜粉条豆腐。吃完饭,工人师傅出车了。吉祥哥、厨师我们三人仔细查看食堂的蛛丝马迹,力求解开这饺子不翼而飞之迷。一番折腾,终于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原来屋内有一个直径10多公分的鼠洞,从外往里看,影影绰绰地看到有白色的水饺状物体,用炉钩子探着勾出些带着老鼠牙印的水饺,这一悬疑事件终于尘埃落定。
      采树籽时发生的这些趣事也让我津津乐道地讲了40余年。
    (八) 

上一篇:索伦部与森林茶道(四)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