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孛.蒙赫达赉
       呼伦贝尔在蒙古族的起源和兴起方面占有极其特殊的地位,这里不仅是蒙古人的祖先走出森林的出发地和进入草原的第一站,还是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时发生的几次重大战役的见证地和重要的后方基地。因此,将呼伦贝尔称为“蒙古之源”或“蒙古圣地”,并不是攀高结贵式的一厢情愿,这种评价是恰如其分和有历史依据的。
       呼伦贝尔为什么在蒙古族的发展史上占有这么重要的地位,不仅因为这里有许多与蒙古族祖先有关的遗迹,同时还因为这里曾是成吉思汗订亲和迎亲的地方。我们先不讲早期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时在呼伦贝尔发生的一些著名战事,如“十三翼之战”“特尼河之战”“阔亦田之战”等等,先说一下“成吉思汗订亲和迎亲”这两件对成吉思汗个人生活影响最大的事情。
      成吉思汗9岁的时候随父亲也速该巴特尔来呼伦贝尔订亲,即位于乌尔逊河附近的弘吉剌部求亲。弘吉剌部以出美女闻名于蒙古高原,成吉思汗的母亲诃额伦就来自于居住在呼伦贝尔的弘吉剌部,成吉思汗的正妻孛尔帖也出自弘吉剌部。所以说对成吉思汗的一生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两个女人均出自呼伦贝尔。
      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巴特尔在订亲回来的路上在贝尔湖附近遇到了塔塔儿人正在举行宴会,也速该巴特尔便加入了宴会。说到这儿可能有人要问了,也速该巴特尔的部落不是与塔塔儿部是世仇吗?那么他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非要参加这个“鸿门宴”呢?其实,这和草原上的风俗有关,草原上的规矩是当举行宴会的时候所有路过的人都有权参加,主人不得拒绝或表示不高兴;而所有路过的人不参加这个宴会,同样就会被视为是无礼,传出去就会坏了名声。也速该巴特尔是蒙古部的首领,是草原上的一大名人,是把声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人物,遇到这种场合当然不会靠边溜走。
      也速该巴特尔遵守的这个规矩,就是游牧人都要遵守的草原上的习惯。成吉思汗后来制定的《大扎撒》中,同样有这样的内容并以法律的形式加以确定。如成吉思汗的《大扎撒》第十二条中有“他不许他的百姓在别人在场时,不邀请别人吃饭而自己吃饭”;第十三条中又规定:“一个人可以不经允许就与别人一起吃饭,别人不得拒绝他加入。”
      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巴特尔是草原上的英雄,尽管他带领蒙古部曾俘获过塔塔儿人的头领铁木真,并把这个名字给了成吉思汗,但现在他却是义无反顾勇敢地赴宴了。塔塔儿人能有仇不报吗?他们采取了一个比较文明又阴险的方法——在酒里放毒。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巴特尔就这样被塔塔儿人毒害了,回到家里不久便死去了。成吉思汗因此也结束了在岳父家的生活,与母亲诃额伦和众兄弟一起开始了苦难的生活。蒙古部与塔塔儿两个部落之间的仇恨,也因此加深了。
      蒙古部与塔塔儿人之间的仇恨还有一个原因是成吉思汗的三世祖俺巴孩汗,他欲与塔塔儿人和好到塔塔儿部去说亲,塔塔儿人却乘机报复将俺巴孩汗送给金国,被金国钉在木驴上残酷地杀害。俺巴孩汗临死前发下血誓:“我的子孙哪怕磨断十指,也要为我报仇!”还说过:“我作为一国之君亲自去说亲,最后落下这么个下场。”
      从那时起,蒙古人就立下了父亲不送姑娘出嫁,要男方前去迎娶的规矩。新巴尔虎右旗立有一个刻有“迎亲草原”的石碑,就是纪念成吉思汗迎亲这件事。
      正因为呼伦贝尔是成吉思汗订亲和迎亲的地方,也是让成吉思汗失去父亲的地方,所以呼伦贝尔给成吉思汗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呼伦贝尔是“蒙古之源”的源头,在呼伦贝尔有没有值得一提的考古发现或古人类遗址呢?通过新闻报道我们了解到,当年的蒙兀室韦人在今天的额尔古纳市奇乾留下了古人类穴居遗址,激流河边的黄火地也发现有蒙兀室韦人留下的祭祀或墓地遗址。
      蒙古人“化铁出山”之后,大体路线是逆额尔古纳河及根河、哈布尔河等支流走出森林地带,最先到达黑山头、陈巴尔虎旗的斯格尔吉草原一带。后来渡腾吉思海(呼伦湖),再沿克鲁伦河到达以肯特山为中心的“三河”之源。西迁的各部落遇到呼伦湖时分成了几支:一部分越过呼伦湖逆克鲁伦河继续西迁,到肯特山一带;还有一部分人向南,沿海拉尔河两岸狩猎和放牧,他们在海拉尔河居住过一段时间并留下了生活过的痕迹。
      额尔古纳河至呼伦湖一带是蒙古族的发祥地,13世纪初崛起的蒙古族就是唐代“蒙兀室韦”的后裔,这已是广为学术界承认的共识。关于蒙古族的先祖蒙兀室韦,《旧唐书·室韦传》记载:“大室韦部落,其部落傍望建河居。其河源出突厥东北界俱轮泊,屈曲东流,经西室韦界,又东经大室韦界,又东经蒙兀室韦之北。”
      望建河即唐代对额尔古纳河的称谓,俱轮泊即今达赉湖。成书于14世纪的《史集》把这里称为“额尔古涅·昆”,这里曾是蒙古族形成、发展的摇篮。1985年以来,呼伦贝尔地区的文物考古学家,发现了今人吃惊的室韦遗址和墓葬,这就为解开蒙兀室韦的历史谜团露出了一线光明。陈巴尔虎旗西乌珠尔室韦墓群,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片古墓葬。
      西乌珠尔位于呼伦湖东北65公里,墓群在海拉尔河北岸一条长约2公里的活动沙丘中,北距额尔古纳河35公里。由于河水冲刷、沙丘移动,逐渐暴露出深埋于地下的古墓。这片墓群的葬具,使用的是独具特色的独木棺,它是用圆木挖成的。这种葬俗是森林民族所特有的,而蒙兀室韦正是从森林里走出来的民族,他们利用赖以生存的木材,把中间凿空作为葬具。传说成吉思汗西征时随身带着一口棺材,这口棺材用整块橡木挖成,里面镶着金箔,外套三道金圈。《草木子》将用这种葬具埋葬之制,称为“历代送终之礼”,并说“元朝官里,用枕木二片,凿空其中,类人形大小,合为棺,置遗体其中,加髹漆毕,则以黄金为圈,三圈乃定,送至其直北园寝之地深埋之。由西乌珠尔独木棺墓群的葬具看,反映的正是蒙兀室韦的葬俗。蒙古人用整段圆木凿成的独木棺下葬深埋,这是沿用了古老的葬俗。
      根据西乌珠尔室韦古墓群出土的陶片分析,其年代上限不应早于隋唐,下限不应晚于金代初年。据考古资料证明,这一时期在这一带的活动居民,正是蒙古人的先人蒙兀室韦人。这种墓葬形式,与额尔古纳河北岸著名的“达不孙文化”有密切的关系,两者葬具都采用单片形式的独木棺,并随葬小口陶壶等,无疑属于同一种文化。
      蒙古民族先祖从额尔古纳河上游大兴安岭原始林区迁出,南下到额尔古纳河北岸的草原森林地区,形成著名的“达布孙文化”。据研究,陈巴尔虎旗西乌珠尔蒙兀室韦墓葬和海拉尔区谢尔塔拉室韦墓葬已具备“达布孙文化”的诸多特征。那么“达布孙文化”具体指的是什么?它有哪些特征呢?大家知道在蒙兀室韦人出山之前,呼伦贝尔还生活过鲜卑人。他们的墓葬与蒙兀室韦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上世纪80年代末,俄罗斯考古学家在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对岸发现了与蒙古族族源相关的墓葬,被称为“达布孙文化”。这些墓葬死者的头部朝向西北,安葬在独木棺里。独木棺就是把整根圆木一劈两半,中间凿空制成的葬具。“达布孙文化”不晚于公元9世纪,西乌珠尔蒙兀室韦墓葬年代稍晚,不早于公元10世纪。因为在古代,从贝加尔湖到黑龙江上游额尔古纳河一带是蒙古族的先民繁衍生息之地,额尔古纳河也不能阻挡他们自由往来,额尔古纳河成为中俄界河是在中俄签订《尼布楚条约》以后的事情,因此在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对岸发现与呼伦贝尔境内一致的“达布孙文化”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呼伦贝尔还发现过很多鲜卑人的墓葬,鲜卑人的墓葬一般是用桦皮棺,室韦人的墓葬一般是用独木棺。鲜卑人和室韦人有共同的族源,鲜卑人“南迁大泽”时曾在呼伦贝尔居住过很长时间,有200多年,他们进入漠北草原后,留在这里没有西迁的十余万匈奴人加入到鲜卑人的行列,以后形成的“拓拔鲜卑”,就是“鲜卑父匈奴母”的后代。再后来他们入主中原建立北魏王朝后,就不太愿意让继续留在山里的同族叫鲜卑人了,所以史书上才把留在山里的鲜卑人的同族称为“室韦人”。
       作者简介:孛.蒙赫达赉,蒙古族,呼伦贝尔学院教授,呼伦贝尔民族团结进步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篇:校服:“穿”与“不穿”之争从上世纪60年代持续至今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