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清朝的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提起他就会想到“清废帝”、“末代皇帝”、“逊帝”等称号。貌似在人们眼中,他不仅是个傀儡皇帝还是个勾结他国的卖国皇帝。他是中国的最后一位帝王,清政府的推翻,也标志着封建王权时代的终结。《我的前半生》这本书按照时间顺序来讲述溥仪的前四十年的经历,从家庭、生活、教育、所做的决定等方面,把这位末代皇帝的前半生回忆录呈现出来。
  在本书中,了解溥仪的无奈与悲哀、喜悦与放纵,感受这位清帝的反省与悔悟,以及为适应这个新世界所做出的改变。一个旧时代的推翻,势必迎来一个新时期的浪潮。溥仪身为封建王权时代的象征,却不得不承认这个新中国的美好。这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守护祖业、自我怀疑、迷惘挣扎、失去自由、反省忏悔、重获新生……降于帝王之家,却生不逢时,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有缘无份”吧。
  提起自己的前半生,溥仪竟用“耻辱和罪恶”来形容这整整四十年。我为此感到诧异,他竟丝毫不觉得当皇帝是一件有优越感的事,反而认为皇帝这个身份给他带来的只有痛苦和屈辱。身为帝王,舍弃自由与自己的生活,没有爱好与思想,更多的是无奈与禁锢。“帝王”这两个字,就像是他身上的一道无法挣脱的枷锁,把他牢牢地困住。
  曾经的他也活在理想状态中,试图用自己的力量与知识来复辟清朝,可乱世之下的他有复祖业之心,却无维帝制之力。三次登基、三次退位,在尊严与自信心被一次次的践踏,理想状态中的他开始醒悟了。从“鬼”的生活到“人”的新生,四十年的经历给这位末代帝王带来了太多。曾几何时,他还是那个少年,在宫廷里骑着自行车,那时的他,或许是快乐而自由的。
  生为帝王,溥仪不仅受封建思想的教育,同时也接受着西方洋文化的熏陶,在这双重文化的影响下,势必要生出一股矛盾的思想来。这也与他日后极端而又错误的决定息息相关。周恩来曾说“你当皇帝的时候才两三岁,那时的事不能让你负责。但在伪满时代,你是要负责的。”前两次的帝位不能做主,多的是懵懂与无奈。但与日本帝国主义勾结,企图实现复辟,让无数百姓生灵涂炭,却是他一生无法赎清的罪孽。说他可怜也好,说他无奈也罢,却也因为放纵而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
  从一位末代皇帝的前半生经历中,探索一个旧时代的瓦解与新时代的更迭,洞见这个帝王的悲哀、无奈、挣扎与错误,汲取其精华与分析其糟粕。溥仪身为帝王,却在丢弃这个身份后重获新生。半生帝王,半生悲哀。
       □往往

上一篇:熊亮新作《游侠小木客》来了 首提“文学绘本”概念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