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周玉芬
      1958年我上小学三年级,正是爱美的时候。一天,我看见班上的一个女同学穿着一条漂亮的粉花连衣裙,我十分喜欢,便打听了一下价格,当听到那件漂亮的连衣裙要四块二毛钱时,我带着失望而又无奈的心情离开了。
       几天之后去县城赶集,我不经意间看到医药公司门口贴的广告 ,上面写着大量收购药材,蝉蜕每斤收购价三块八毛钱时,我从中看到了希望,心想捡一夏天蝉蜕总能凑够买连衣裙的钱吧!于是,第二天天不亮我就起床了,开始了我的捡蝉蜕行动。
      蝉蜕大多数在树上或玉米叶子上,前两天我上树捡,爬上爬下十分辛苦,还把手刮破了好几处。奶奶知道后,便找来一根3米长的竹竿儿 ,又用铁丝在前面做了个钩,往树上一勾蝉蜕就下来了,这可省了我不少的劲儿。蝉蜕特别轻,一斤得需要一千六七百个,我捡了一个星期终于攒得差不多,应该够买一条裙子了,我喜出望外,准备赶集时将裙子买回来。
      还没等到我去买条那心心念念的裙子,母亲生妹妹时得了产后风 ,高烧不退得吃中药,一副药得两三块钱,家中却一分钱也没有。奶奶去找亲戚邻居帮忙凑了少许钱,好在郎中表示可以先治病,再还钱。当时,母亲病的只剩下一口气了,连棺材和装老衣服都准备好了。我那时才十几岁,难以想象如果没有母亲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弟弟妹妹们年幼,整天都是哭哭啼啼的。于是,我每天天不亮就拿着竹竿儿、提着小竹篮子去捡蝉蜕,那年的暑假,我将本村和外村的树林和玉米地里的蝉蜕都捡了个遍,我一心想着多捡些,卖了钱好给母亲治病,也许是我的孝心感动了上苍,母亲奇迹般活了下来 。
       奶奶和我用手推车推着一麻袋和一篮子的蝉蜕来到收购站。站里的一位老大爷对我们说,他工作了20多年,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的蝉蜕,足足有40斤。老大爷给了奶奶150块钱,奶奶非常高兴,拿着钱兴奋地说:“这么多钱能还清不少外债呢!”却只字没提给我买裙子的事。
       现在,每当我在街上看到孩子们穿着漂亮的裙子走过,总是会想起这段难忘的时光,我们现在的生活富足美好,孩子们衣食无忧,父母尽心竭力地满足他们的一切需求。而我也不会再为要买一件喜欢的衣服而发愁,打开衣柜,里面挂满了各种款式的衣服,我会更加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

上一篇:妈妈的那杯可乐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