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刘亚楠   
       在宁静的冬日傍晚,一场雪无声无息悄然而至。清晨,我推开窗,等待已久的雪还在扑簌簌地下着。风卷门檐扰残梦,雪落窗台闲落花,雪如寻梦的蝴蝶,漫天飞舞着,那翩翩飞舞的雪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雪是自然赋予大地洁白的礼物,白得通透澄澈,白得惊心动魄、白得无瑕且静美……
       在空旷的原野上,我仰面苍穹,悠然飘落的雪花轻盈优美,以曼妙的舞姿装扮着万物。走在这银白色的世界里,漫天的雪花仿佛能扫去尘世间一切的烦恼和忧伤,涤荡着你的灵魂。在万物凋零的季节里,伫立听雪,摊开手心,任由雪花飞落。飘雪红尘,雪映寒冬,不知这飞舞的精灵挂在了谁人的眉梢?又落在了谁的心头?
       雪依然飘着,我踏雪而行,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行走只顾风飘絮,已惊脚下雪如尘,走在这玲珑白色的天地间,思绪也不禁飘飞起来,说不完千般旖旎,道不尽万种风情,雪花漫天,将这人间重新雕塑,冬雪飞舞,雕琼花玉树;雕琉璃世界白雪红梅。此情此景,何等风雅,何等惬意。一时间,半倚雪中风霜絮,不觉衣物已染白。
       这雪,稀疏于冬日的清晨,浓密于傍晚的时分。天色暗淡,只有风在那里喘息,倚窗听雪,落雪无声。寒鸦早已归巢,昏黄的路灯下,唯有风雪夜归人。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样的雪夜,半读诗书,研墨挥毫,抒写着红豆思念,描摹着江湖天涯。煮一盏清茶,觅一知音,你不言,我不语,与我同温一壶韶华。
       如若能偷一季时光,在彼此的心间刻满地老天荒,在这飘雪的季节,做时光的信徒,留下纯白的印记,再用一支瘦笔,浓妆淡抹尘世云崖水暖,勾勒岁月深处水墨画卷。
       风停了,雪止了,月无影,人安静,因为有你,这个冬季才如此完整。

上一篇:一副老花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