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刘婧
       由于大舅要结婚,原来住的房子留给大舅用作婚房,姥爷姥姥带着我在小镇西北边买了一个平房。房子虽说有点破旧,但是房前的那片大园子一下就吸引了我,之前住房子的院子都很小,更别说有那么大的园子了,带着对大园子的憧憬,满心欢喜的和姥姥姥爷搬进了新房子。
      姥姥姥爷都是勤快人,搬过去以后他们利用闲暇时间来修整房屋。到了播种的季节,就在园子里种上各种蔬菜,搬过去后家里基本不需要再买蔬菜。园子里还有颗不知道树龄是多久的稠李子树,秋天的时候就会接出很多的稠李子,把稠李子采下来放在冰柜里,冬天的时候拿出来吃,对于那个缺少零食的年代,也算是难得的美味了,老房子园子很大,种的菜种类也多,姥姥都把吃不完的菜晒成干菜或放在冰柜里冻成冻菜,留到冬天吃。
    我们住那片有个十份接地气名字“西北屯”,由于地处小镇西北角,地理位置有些偏远,居住的老年人偏多,邻居们都十分古道热肠,我家刚搬过去的时候,面对刚搬家缺东少西的窘迫,邻居们没少提供帮助,那片儿的孩子大多和我年纪相仿,认识没几天的时间就玩到了一起,天气暖和的时候,吃过晚饭的人们都会聚在一起聊天或者打扑克,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就满胡同地跑闹疯玩,胡同里嘻嘻哈哈个不停,直到傍晚一盏盏的灯光亮起。
      我们这些小孩子也有闲下来的时候,胡同有个我们都叫李老爷的老人,他是个退休的老警察,他有时会给我们讲他办过那些“不寻常”的案件,现在想想,他讲案件的时候都会把残忍的地方略过,间接地讲出案件的启发道理,都会让我们有所感悟,那时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也成为我们这群孩子的梦想。
      前段时间总想起老房子,正好赶上周末和爱人带着孩子回去一趟。在姥姥家闹腾了一上午,吃完中午饭和爱人领着孩子去看老房子。因为胡同改道了,差点就走错了路,到了才发现那条泥泞的小路现已变成宽敞的水泥路,道路边破旧小木门也变成整洁铁皮门,房子也都换成了红色彩钢瓦,一排排一栋栋井然有序。可惜的是,当年的老房子因修建水站的缘故已经被夷为平地,就连那颗稠李子树也没了踪影,一晃儿,我们从老房子搬出来已经有十年的时间,十年的时间改变很多,小镇也旧貌换新颜,新盖的楼房平地而起,改造后的平房也是工整漂亮,生活条件也比起之前提升了很多,但我的思念确一直停留在了原点。因为家庭的缘故,我的童年比其他孩子更多了些酸甜苦辣,但装载我童年记忆的老房子在我心中一直那么温暖……

上一篇:老师,您还好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