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郁郁苍苍的大兴安岭,森林浩瀚,河流纵横,繁衍生息着各种野生动物,尤其是上个世纪,野生动物种类繁多,而他们下山造访林家小院更是屡见不鲜。
  1992年的五月,万物复苏,树木刚刚泛绿,零星的小草刚露头,阳坡上的土壤层只解冻了半尺左右,正是顶浆造林的最佳时节。为了抢时间,赶进度,林场职工家属齐上阵,带着干粮和水,扛着植树锹、拎着苗桶,在清晨料峭的山风中乘着敞篷汽车便向山林进发了。
  负责这片场地造林技术的是老技工苟茂华。下车后,他带着大家穿过一片片草地,又走过一片片树林,前面那座山坡就是造林地了。
  人们开始了一天的植树工作,苟茂华一边检查栽植过的树苗是否合格,一边喊着“注意株距,千万别窝根。”有一组桶里的苗子快栽完了,他忙提着苗桶到山脚下的简易苗窖取苗。走下山坡,经过一棵大松树时,一只狍子幼崽映入他的眼帘,小狍子出生也就三四天,它的妈妈去哪儿了?苟茂华仔细查看,这棵树方圆几米内的草都被踏平了,草丛里还有一些狍子毛,多年的入山经验告诉他,小狍子的妈妈遇险了。看它瘪瘪的肚皮,无力的叫声,知道它饿了,如果继续留在山上,不会被饿死,也会被其他动物吃掉,苟茂华随即带走了小狍子。
  黄昏,苟茂华用衣襟兜着小狍子坐着敞篷车,在崎岖的山路上摇摇晃晃了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家。灯光下的小狍子非常可爱,苟茂华家的牛刚刚产完崽,妻子取来新鲜的牛奶给它喝,它看看牛奶闻了闻,然后稚声稚气地叫着,它自己还喝不了奶,苟茂华就买来奶瓶,像喂食婴儿一样地喂小狍子。小狍子仰起头,大口吮吸着牛奶,不时发出满意的撒娇声,小家伙真是饿坏了。
  从此,苟茂华妻子就成了小狍子的“母亲”,照顾它的生活,经常把它抱在怀里暖着它,小狍子也会用头温顺地蹭她的衣服。一个月后,小狍子开始在小盆里喝牛奶了,苟茂华妻子就把小狍子从屋里搬进牛棚,跟牛妈妈一起生活。苟茂华妻子每天都带着牛妈妈去草地上吃草,小狍子也紧跟身后。到了野外,它东瞧瞧西看看,还学着牛妈妈低头吃青草,和煦的阳光照在这片草地,一人、一牛、一狍子,是那样的和谐幸福。
  小狍子胆子很小,除了养育它的苟妈妈、呵护它的牛妈妈,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它,更是不许触摸它。有时候,苟妈妈清理牛圈的粪草,小狍子就走出牛圈去院子撒欢,苟妈妈一声呼唤它就回来了。有时它贪玩,不马上回家,苟妈妈怕它走丢,就牵着牛去找它,听到牛妈妈的呼唤,小狍子总会乖乖跑回来。
  眨眼间小狍子就被收养三年了,它已经成年了,成为了苟妈妈家密不可分的一员。一次牧牛时,苟妈妈发现小狍子经常对着远山凝望,大概是想它的同类和家园了。
  于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苟妈妈带着牛和小狍子缓缓走到村外的山坡,那里有绵延的草地,起伏的山峰,有河流,还有湖泊,比较适合动物野外生存。小狍子吃饱了草,兀自走进树林,这次它没有跑回来,只是回过头驻足良久,然后就跑进森林中了。
  回家的路上,苟妈妈默默流着眼泪,这眼泪有不舍,更多的却是欣慰。
       □钟寿军

上一篇:提质增效促发展 ———甘河林业局有限公司强化企业管理纪实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