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每次到超市购物,看到柜台上琳琅满目的糖块,总能回想起小时候制作“冰糖”的趣事……
  记得那年我才五六岁,母亲领着哥哥和妹妹回老家探亲去了,家里只有我和父亲。很快,冬天就来了,父亲的冬运任务越来越紧,每天没有时间照顾我,又怕我出去玩冻坏手脚。于是,父亲用平时省吃俭用攒下的零花钱,给我买了一些软糖、酥糖和不包糖纸的糖,放在家里。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对于我来说,绝对是奢侈品,足以让我听话待在家中。为了让这些糖吃得时间长一些,我就分开藏在了柜子里,想吃的时候拿出来几块,慢慢品味。
  一天,父亲上班走了,我从被窝里爬出来穿好衣服,到厨房吃完饭,然后拿起剪刀、铅笔,玩起“过家家”来。叠纸、画画、折花、让我忙得不亦乐乎。玩累了、热了,就掏出糖块含在嘴里,觉得不够凉爽,想吃点冰,但冰不甜,我就想起大人们曾说的冰糖能去火。从未吃过、也未见过冰糖的我,心里想着冰糖应该像冰一样晶莹剔透,吃起来凉爽可口,一定能去掉心里的烦热,它的味道也一定像糖一样香甜。
  于是我拿出来一个杯子,找出藏在衣柜里的糖块,倒了一炕,挑挑这个,看看那个,最后选了六七块透亮的没有糖纸的糖块和三四块酥糖,我心想:出去冻上,那冻出来的“冰糖”就能像水晶那样透亮,也能像酥糖一般香甜,然后就放在了杯子里,并倒满了白开水,又跑到厨房拿了一双筷子搅拌,最后糖块踪影全无,只剩下甘甜的糖水和浓浓的香味。我小心翼翼地把盛满糖水的杯子端到外面,轻轻地放在了落满积雪的窗台上。一个多小时后,杯里的糖水冻得鼓起了冰包,“冰糖”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晶莹剔透,但味道还是蛮不错的,我也多了和小朋友们炫耀的资本。至今想来,当年自制“冰糖”的快乐好像还在眼前。
  如今,人们的生活富裕了,糖块种类数不胜数,不会再有孩子自己制作“冰糖”了。但每次看到冰糖,我都会想起小时候自己制作“冰糖”的情景,浮现在眼前的是那个天真浪漫、顽皮快乐、单纯可爱的小女孩。
      □雷英

上一篇:春柳情思

下一篇:返回列表